张弛:拍电影是对生活的解码
发布日期: 2019-08-11

  张弛,鄞州人,1987年出生,独立导演。短片《深秋电车》获中国国际微电影展十佳品牌微电影;电影《尸台社区》获中国大学生首届微电影创作大赛最佳影片及最佳导演提名、最佳编剧提名;悬疑片《白雾谜岸》入围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剧情长片主竞赛单元;电影长片《海洋动物》入围第41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获评委会特别奖。

  身后的大屏幕滚动播放着第41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获奖影片《海洋动物》的预告片和为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创刊20周年拍的概念短片《变形记》,在这样的背景下,张弛与记者开始了对话。执着、敏锐、勇于尝试,在10年的求索中,张弛一路吸收、积累、创作,为下一个属于他的黄金时代做着准备。

  张弛认为,阐述男性寻找自我精神家园的影片《海洋动物》,关注成长、充满哲思,是真正属于他个人表达的第一部影片。

  “当时入围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就知道已经获得认可。进会场时,其实能够看到不远处舞台上的奖杯,上面刻着获奖者的姓名,咫尺之遥,我是想都没敢想的,更别说上前去看了。我对获得大奖并无心理准备,本来动过一点念头的也许是能获最佳导演奖吧,但在揭晓时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,悬着的心就放下来了。”张弛回忆,他当时未曾想过《海洋动物》会获得评委会特别奖。

  我没有其他工作,只有拍电影。我的团队从大学毕业一直陪伴着我,从拍广告到拍电影,感谢他们。感谢评委会,这样的知遇之恩,铭刻于心。这个奖鼓励我继续拍电影。”

  一个多月后,张弛已平静很多。获奖之后,他推掉了很多采访,希望能安静地创作。

  《海洋动物》讲述了演员朱白岸坐着渡轮前往一座小岛,岛屿上有着他与妻子初恋时的美好记忆,这是两人最初邂逅的原乡。在岛上遭遇一系列奇异事件后惊醒,才发现相逢原是一场梦。

  张弛说:“这是一部形而上的作品,里面有黑格尔、尼采的思想融入,探寻了消逝是证明存在的重要证据的观念,影像处理,颇有建树。”

  从筹备开始,到剧本写作、拍摄,整个过程历时一年半。“剧本在不断深化,我看书看片,不断吸取营养,也搜索自身的经历与记忆。”张弛说。

  真正拍摄的时间其实不长,海岛的部分在舟山拍,城区的部分在南部商务区取景。

  《海洋动物》彰显了张弛的功底,“这一过程,也让自身获得了成长,男人从男孩走向成熟的特定阶段,其实我和电影里的主人公一起经历着,从犹疑到变得自信,在这个不断选择的过程中,我开始明白自己的原则立场、自己的性格、自己的缺陷,可以坦然去面对”

  张弛有很多爱好,从学生时代开始,就一直属于“年级组文笔领先者”,会写律诗、绝句,画画获过全国性的奖项。

  “拍电影是我以往爱好、特长中成本最大的事,而我的个性是喜欢展开正面比拼。俗话说文无第一,有些创作你说你好、他说他好,但电影不同,成本大意味着门槛高,评价机制不会那样随意。”张弛说。

  喜欢正面比拼的他,在拍电影这个战场上,找到了可以为之较劲的动力。而充满表达欲、喜欢竞争的他,在选择自己的影像表达语言时,则善于剑走偏锋。

  他曾将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:“总想画风清奇,无奈荒腔走板。”这是对他某个时期作品的概括。

  “大学时代,除了吃饭、睡觉,活动基本上和拍摄与话剧有关。”张弛接的第一个拍摄项目是同学联系的,拍一部民宿的宣传片,民宿在吴山上,他拍摄的画面唯美雅致,让对方很满意。

  出道10年,尽管张弛几乎一直在拍,但作品不算多,曾经为了剪片子而睡在机房;他还因为创作原则上的坚持,不断和甲方交涉,不惜搞得剑拔弩张也不退让

  2015年,张弛有了自己的团队“很不厉害电影作业小组”。这是一个独立的影像创作团体,成员多数有电影学院或美术学院的专业背景,目前有核心成员十余人,包含制片、编剧、导演、摄影、美术、灯光、剪辑、后期特效等职能,分工明确、协作顺畅。平特王心水论坛。通过努力,已拥有1200平方米的摄影棚,完成了多部高水准的电影、广告片摄制。

  他拍广告片,如为百雀羚旗下品牌“三生花”拍摄的短片,在杭州的两个影棚内,搭置6个内景,一天拍完。有一个段落需要展现出爱情转瞬即逝的一面,他的创意是投射许多恋人热吻的电影片段,这些片段来自《天堂电影院》里那些被电影放映员挑出来剪掉的。这种向经典致敬的手法,也可以看作是其创作风格的一种延续。

  他的短片《尸台社区》,全长25分钟,改编自东野圭吾的作品,在北京拍摄。他特意增加了人物的背景故事,节奏紧凑而有张力,在中国大学生首届微电影创作大赛中获最佳影片,并获最佳导演、最佳编剧的提名。

  张弛说,《白雾谜岸》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个人作品,但拍摄惊悚悬疑片是他的尝试,从中,他发现了自己的长处和短板:“对审美有高要求,又想走形而上的路线,在文艺与类型之间,求得兼顾,这大概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电影的样子。”

  10年拍摄生涯,张弛大多数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地度过,但对于家乡宁波,他也有着很深的故土情结。

  “比如我上学的路线吧,就是逐渐从北向南的扩展过程,宋诏桥小学、华茂外国语学校、宁波中学、宁波诺丁汉大学”从某种意义上说,张弛见证了鄞州新城区的成长。

  他记得在华茂外国语学校上学时,周边比较荒凉;在宁波中学读书时,他看着旁边的宁波诺丁汉大学建起来;他还记得院士公园的那片院士林,经常去那里看院士的塑像,想把那些人都记在脑子里。

  后来在鄞州拍片,拍记忆中的明清建筑,片名《应知故乡事》取自王维的诗。他为中车集团拍的《深秋电车》,以“短行如长梦”为主题,介绍世界首台储能式无轨电车在鄞州亮相,4分钟的片子,贯穿了从南部商务区忙碌的节奏到东钱湖边闲适生活的过程。他拍《白雾谜岸》,几乎把雅戈尔动物园里的老虎都拍了个遍

  “以后,我还会在家乡鄞州拍片子,也会为家乡创作一部好片子,我想鄞州会是我的马孔多(马尔克斯名著《百年孤独》里描述的城镇)。”张弛说。

  张弛已经习惯在生活中找到戏剧性的元素:“相比于电影,生活本身的体验,更加吸引我。但是说到表达,没有比影像更迷人的形式了。”他把电影当成对生活的解码过程,而他对自己的期许是:我会继续慢慢地拍片,越拍越好。我宁愿成功不是一下子的,而是一个可以享受的过程,希望到45岁的时候达到事业的巅峰。

  我从埋头创作中获得充实的生活,也从埋头创作中获得一些成绩,我只相信和创作有关的一切,这是我自信的源泉和处世的信仰。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现场报码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香港马会开奖直播| 摇钱树网站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www.499494b.com| www.tm558.com| www.71tk.com| www.004930.com| 六合先知|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全免费| www.9994449.com| www.56012.com| www.664939.com|